News 案例分析

商家假一罰十,法院依法支持

發布:liliping# 瀏覽:1146次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單學澤、包中鵬買賣合同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
2007-07-03 09:29:48
(已經被瀏覽842次)

(2007)二中民終字第02759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單學澤,男,1977年3月6日出生,漢族,無業,住朝陽區將臺鄉酒仙橋村148號。

委托代理人郭淑珍,女,1952年7月8日出生,七零八廠退休職工,住址同上。

上訴人(原審被告)包中鵬,男,1981年10月24日出生,漢族,北京市張家灣精古隆紅木家具廠業主,住北京市通州區張家灣鎮里泗村工業區。

委托代理人高巖,男,1942年5月14日出生,中國國際人才中心退休干部,住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中街花園東12樓2門303號。

委托代理人劉廷銘,男,1936年7月2日出生,北京市朝陽區綠化局法律顧問,住北京市朝陽區西壩河東里53號樓2005號。

上訴人單學澤、包中鵬因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均不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05)朝民初字第121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單學澤及其委托代理人郭淑珍、上訴人包中鵬及其委托代理人高巖、劉廷銘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06年3月,單學澤起訴***原審法院稱,我與包中鵬于2004年11月27日簽訂了家具買賣合同,由我購買包中鵬生產的床、柜、桌椅、沙發等紅木家具21件,雙方約定家具的材質為:“紅酸枝,真材實料,假一罰十”。包中鵬將21件家具送***我家中后,我支付貨款73 500元。此后我在2005年3月擦拭家具時發現該家具的顏色有問題,故委托北京市家具質量監督檢驗站對其中一件家具進行了鑒定,結果為家具不符合紅酸枝材質。現我要求包中鵬按照合同的承諾賠償十倍的貨款即735 000元,同時負擔鑒定費和訴訟費。包中鵬辯稱,我在單學澤購買家具時已明確告知他該家具的材質有一部分不是紅酸枝,是有其它輔材的,所以價格比同類家具的價格低。單學澤在現場看好了所購買的家具并感到滿意后才簽訂了買賣合同。我們雙方在合同中對質量的約定是:木質家具除了表面瑕疵外,保質期是一年。我認為就算家具不符合約定,單學澤還是可以使用的,也不會給單學澤造成什么損失。另外,單學澤鑒定的家具有可能不是我方出售的,故不同意單學澤的訴訟請求。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包中鵬系北京市張家灣精古隆紅木家具廠業主。2004年11月27日,單學澤與包中鵬簽訂了家具買賣合同,合同約定,單學澤購買包中鵬生產的材質為紅酸枝木質家具共計21件(含沙發、茶幾、床、床頭柜、餐桌、餐椅、衣柜、梳妝臺、梳妝凳),家具價值73 500元。雙方在合同違約責任中約定:家具材質為紅酸枝,真材實料,假一罰十。2004年11月30日,包中鵬將上述家具送***單學澤家中并向買方出具了73 500元的發票。單學澤在使用該家具時對家具材質產生了懷疑,逐于2005年4月1日將所購買家具中的一件餐椅,送***北京市家具質量監督檢驗站進行材質種類的鑒定,鑒定結論為,“該家具不符合紅酸枝木類必備條件”。單學澤以此鑒定結論為依據將包中鵬訴***法院,要求包中鵬按合同約定“假一罰十”的承諾賠償其735 000元。訴訟中,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原審法院委托北京市家具質量監督檢驗站對其余20件家具進行了材質鑒定,鑒定部門依據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紅木)》對送檢家具進行了鑒定,檢驗結果為:所檢20件產品的用材均不能稱為全紅酸枝木(非紅酸枝材質主要存在于邊材)。審理中,包中鵬辯稱單學澤在購買家具時,自己已明確告知了單學澤該家具的材質中有一部分不是紅酸枝,是有其它輔材的,對此包中鵬未能舉證,單學澤亦不認可。另查,包中鵬雖否認送檢家具是其出售的產品,但亦未能提供證據,包中鵬在發表質證及辯論意見時均作了自制產品的陳述。本案在審理期間,單學澤向法院提出保全包中鵬名下約價值為148 000元財產的申請,并提供了擔保。經審查,單學澤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法院于2006年4月18日作出了民事裁定書。

原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單學澤與包中鵬簽定的家具買賣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其“假一罰十”的約定并不侵害社會和他人的利益,亦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因此而發生的權利義務關系應受法律的保護。包中鵬銷售給單學澤的全部家具均不符合雙方簽訂合同中關于“家具材質為紅酸枝,真材實料”的約定,包中鵬在合同中作出“假一罰十”的承諾,是對自己設定的義務,使合同的相對方取得“假一罰十” 的權利。根據我國合同法有關誠實信用原則的規定,包中鵬應當向單學澤履行賠償的義務。鑒于包中鵬銷售的家具,非紅酸枝材質主要存在于邊材,根據其違約情節及程度,法院將酌情判定包中鵬的賠償數額。因包中鵬的抗辯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且未能提供相關證據,故對其辯解法院不予采信。據此,原審法院于2006年12月判決:一、包中鵬于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給付單學澤違約金三十六萬七千五百元;二、駁回單學澤其他訴訟請求。判決后,單學澤、包中鵬均不服,單學澤以原判不按雙方的合同約定處理及沒有判賠鑒定家具的運費為由上訴***本院,要求包中鵬按買賣合同的約定支付違約金并賠償鑒定家具的運費。包中鵬以自己沒有違約、原判認定事實不清為由上訴***本院,要求駁回單學澤的訴訟請求。

本案在本院審理中,經查,單學澤在原審法院審理中對鑒定家具的運費損失沒有主張賠償要求,包中鵬對其在二審中的主張表示不同意賠償。本院在審理中向北京市家具質量監督檢驗站就相關情況進行了調查并告知了雙方當事人。

二審法院經審理查明的基本事實與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無異。

上述事實,有雙方當事人陳述、雙方簽訂的家具買賣合同、購買家具發票、家具檢測報告、鑒定費收據、調查筆錄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公民之間的民事行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的原則。根據查明的事實,單學澤與包中鵬簽定的家具買賣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雙方均應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我國合同法規定質量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按照當事人的約定承擔違約責任。包中鵬在合同中的材質欄內只填寫“紅酸枝”,屬于合同約定不明,經過有關家具鑒定部門的鑒定結論,包中鵬出售給單學澤的家具已經構成部分違約。包中鵬從而在合同中作出“假一罰十”的承諾,既是給自己設定的義務,亦是使合同的相對方單學澤行使“假一罰十”權利的依據。應該指出,根據有關法律規定,雙方在合同中可以約定一方違約時,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本案中,包中鵬銷售給單學澤的全部家具的主體用料系紅酸枝木,存在的非紅酸枝材質主要用于邊材的違約情節,包中鵬應該承擔一定的違約責任。另外,包中鵬與單學澤約定的 “假一罰十”條款的“假一”前提不完善,原審法院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及程度,酌情判定包中鵬承擔相應的違約數額是適當的,本院應予維持。上訴人單學澤要求按照合同約定的違約方式由包中鵬給付十倍違約金的主張不妥,本院不予支持,其要求包中鵬賠償鑒定家具運費的主張,因單學澤在原審期間未主張權利且包中鵬在二審期間不同意賠償,本院亦不予支持。上訴人包中鵬辯稱自己沒有違約及所做解釋,因其未能提供相關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百五十三條***款第(一)項之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鑒定費二萬一千五百元、保全費一千五百元,均由包中鵬負擔(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原審法院)。

一審案件受理費13 125元,由單學澤負擔1125元(已交納)、由包中鵬負擔12 000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原審法院);二審案件受理費13 125元,由單學澤負擔6562元(已交納),由包中鵬負擔6563元(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謙

審 判 員  孫建強

代理審判員  屠 育


二OO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書 記 員  王 靜


來源:中國法院網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