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案例分析

***高法院公報案例:獲得工傷賠償后,仍可向侵權人索賠

發布:liliping# 瀏覽:528次

楊文偉訴寶二十冶公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原載于《中華人民共和國***高人民法院公報》2006年第8期(總第118期)

 

  原告:楊文偉,男,漢族,33歲,上海寶鋼冶金建設公司職工,住上海市寶山區慶安二村。

  被告:上海寶鋼二十冶企業開發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盤古路。

  法定代表人:谷忠生,該公司經理。

  原告楊文偉因與被告上海寶鋼二十冶企業開發公司(以下簡稱寶二十冶公司)發生人身損害賠償糾紛,向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楊文偉訴稱:原告系上海寶鋼冶金建設公司(以下簡稱寶冶公司)職工。2000年10月16日,被告寶二十治公司職工在工作過程中違規作業,從高處拋擲鋼管,將正在現場從事工作的原告頭部砸傷,導致重度顱腦外傷、外傷性尿崩癥等。經鑒定,結論為因工致殘,程度四級。根據病情,原告須長期服用、德巴金、彌凝片。根據司法部司法鑒定結論,原告需要護理12個月、營養8個月。雖然原告所在單位寶冶公司按規定承擔了一定費用,但原告的損害系由被告的侵權行為所致,被告應承擔賠償責任。故要求被告賠償交通費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2720元、護理費9600元(每月800元x12個月)、營養費4800元(每月600元x8個月)、長期服用德巴金及彌凝片所需費用583 087.5元,被撫養人(原告之子,未成年)生活費52200元、被贍養人(原告母親)生活費48000元、精神撫慰金5萬元、律師代理費3000元、因傷殘造成的收入損失161 616元(按受傷前平均工資1523元減現工資1005元計算26年)。

  原告提交以下證據:

  1.病史記錄,用以證明原告被砸傷后就診,診斷結論為重度顱腦外傷、外傷性尿崩癥等。

  2.工傷鑒定報告,鑒定結論為原告因工致殘程度四級。

  3:司法鑒定書,用以證明根據傷勢情況,原告需要護理12個月、營養8個月。

  4.仲裁書以及(2004)寶民一(民)初字第1819號民事判決書,用以證明經過仲裁和法院判決,原告所在單位寶冶公司已就原告的工傷事故承擔了一定的費用。

  5.律師費發票,用以證明原告為本案訴訟支付律師代理費用3000元。

  6.戶籍證明,用以證明原告之子張不皓8歲,系未成年人;原告之母金玉琴57歲,系肢體殘疾人,需由原告贍養。

  被告寶二十冶公司辯稱:原告楊文偉的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原告喪失勝訴權;原告系因工受傷,其損失已得到本單位賠償,現重復要求被告賠償缺乏依據;原告享受工傷待遇,每月領取工資,要求被告支付其被撫養人、被贍養人的生活費缺乏依據;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精神撫慰金、律師費均缺乏依據。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原告楊文偉系寶冶公司職工。2000年10月16日,被告寶二十冶公司職工在工作過程中違規作業,從高處拋擲鋼管,將正在現場從事工作的楊文偉頭部砸傷,致其重度顱腦外傷、外傷性尿崩癥等。根據寶山區職工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于2003年1月14日出具的傷情鑒定,楊文偉因工致殘程度四級。楊文偉與寶冶公司發生工傷保險賠償糾紛,經仲裁和法院判決,寶冶公司已就楊文偉的工傷事故承擔了一定的費用。根據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瑞金醫院(以下簡稱瑞金醫院)的診斷治療意見,楊文偉需長期服用德巴金、彌凝片。根據司法部作出的司法鑒定結論,楊文偉需要護理12個月、營養8個月。楊文偉受傷前月平均工資為1523元,受傷后減為1005元。楊文偉之子張瑒皓出生于1996年10月24日,8周歲,系未成年人。楊文偉之母金玉琴出生于1948年5月3日,57周歲,系肢體殘疾人。

  審理中,原告楊文偉表示:參照殘疾賠償金的規定,原告因傷殘造成的收入損失應當按照20年計算,故將訴訟請求中要求被告寶二十冶公司賠償因傷殘造成的收入損失數額由161 616元變更為124 320元,另外將被贍養人(原告母親)的生活費由48000元變更為1萬元。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認為:

  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構成工傷的,賠償權利人在獲得工傷保險賠償以后,仍有權請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現原告楊文偉要求被告寶二十冶公司承擔賠償責任,于法有據。關于楊文偉請求賠償交通費用問題,根據寶民一(民)初字第1819號民事判決書,法院在審理工傷保險賠償案中已判令楊文偉所在的寶冶公司賠償楊文偉交通費2520元,楊文偉沒有證據證明在本案中主張的交通費用系為治療支出的合理費用,故對其要求賠償交通費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根據司法部作出的司法鑒定結論,楊文偉傷后需要護理12個月、營養8個月,故其要求賠償護理費9600元、營養費4800元的訴訟請求,應當予以支持。根據瑞金醫院的診斷治療意見,楊文偉需長期服用德巴金和彌凝片,寶二十冶公司應當支付相關費用。但瑞金醫院上述意見,僅說明楊文偉需長期服藥,并未明確服藥期限,楊文偉亦沒有提供充足的證據說明要求被告一次性付清藥物費用的原因,故對其要求被告一次性付清藥物費用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楊文偉之子系未成年人,需要楊文偉撫養,楊文偉要求被告支付被撫養人生活費52200元在規定范圍內,予以支持。楊文偉母親系肢體殘疾人,亦需要楊文偉贍養,楊文偉要求被告支付其母生活費1萬元合情合理,予以支持。《***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條規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楊文偉因被告侵權行為受到人身損害,要求被告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符合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應予支持,但原告請求賠償5萬元數額過高,故酌定為2萬元。楊文偉要求寶二十冶公司賠償其因傷殘導致的收入損失124320元,可予支持。

  據此,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于2005年6月30日判決:

  一、被告寶二十冶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原告楊文偉護理費9600元、營養費4800元、被撫養、贍養人生活費62200元、因傷殘造成的收入損失124320元、律師代理費3000元、精神撫慰金2萬元,以上共計223 920元;

  二、原告楊文偉因傷殘需長期服用德巴金、彌凝片的費用由被告寶二十冶公司負擔;

  三、駁回原告楊文偉的其他訴訟請求。

  寶二十冶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理由是:1.事故發生后,被上訴人楊文偉未在訴訟時效內向寶二十冶公司主張權利,本案的訴訟時效已超過。2.楊文偉已獲得用人單位工傷保險賠償,現其又就人身損害賠償提起訴訟,不應予以支持。3.楊文偉已享受工傷津貼,被撫養、贍養人生活費與工傷津貼的性質是一致的,再要求賠償被撫養、贍養人生活費不應予以支持。4.楊文偉服用德巴金和彌凝片不是必須的,上訴人不同意賠償相關費用。請求撤銷原判,駁回楊文偉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楊文偉辯稱:1.事故發生后,被上訴人一直向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主張權利,有寶冶公司和吳江濤出具的情況說明為證,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2.被上訴人確已就事故得到了工傷賠償,但工傷保險賠償不足部分應由寶二十冶公司負擔。3.原審判決核定的賠償范圍和金額正確。故要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上訴人楊文偉提交寶冶公司出具的證明一份,用以證明被上訴人受傷后多次向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主張權利,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確認了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定的事實。另查明,2004年8月31日,寶冶公司出具證明一份,證明被上訴人楊文偉于2000年10月在工作中被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生產作業的員工從高空扔下的鋼管砸傷頭部。寶山區職工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于2003年1月14日做出鑒定,結論為工傷致殘四級。楊文偉受傷后就傷殘賠償事宜分別向寶二十冶公司和寶冶公司提出索賠。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構成工傷的,勞動者在獲得用人單位工傷保險賠償后,又向侵權人提起人身損害賠償訴訟,請求判令侵權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是否應當予以支持。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二)工作時間前后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的;(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四)患職業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機動車事故傷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的其他情形。”該規定明確了應當認定為工傷的法定情形,只要符合上述法定情形,職工所受傷害無論是否由第三人侵權引起,都應當認定為工傷。換言之,是否存在第三人侵權不影響工傷的認定。

  《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規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百一十九條規定,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因誤工減少的收入、殘廢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造成死亡的,并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因此,第三人侵權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被侵害人依法享有獲得賠償的權利。

  ***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款規定:“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用人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告知其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該條第二款規定:“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該規定,勞動者因工傷事故受到人身損害,有權向用人單位主張工傷保險賠償,如果所受人身損害系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所致,勞動者同時還有權向第三人主張人身損害賠償。

  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構成工傷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享有工傷保險賠償請求權,因第三人侵權享有人身損害賠償請求權。二者雖然基于同一損害事實,但存在于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之中,互不排斥。首先,基于工傷事故的發生,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形成工傷保險賠償關系。國家設置工傷保險制度,目的是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用人單位應當為本單位全體職工繳納工傷保險費,因工傷事故受到人身損害的職工有權獲得工傷保險賠償、享受工傷待遇。因此,只要客觀上存在工傷事故,就會在受傷職工和用人單位之間產生工傷保險賠償關系,確認該法律關系成立與否,無需考查工傷事故發生的原因,即使工傷事故系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所致,或者是由于受傷職工本人的過失所致,都不影響受傷職工向用人單位主張工傷保險賠償。其次,基于侵權事實的存在,受傷職工作為被侵權人,與侵權人之間形成侵權之債的法律關系,有權向侵權人主張人身損害賠償。侵權之債成立與否,與被侵權人是否獲得工傷保險賠償無關,即使用人單位已經給予受傷職工工傷保險賠償,也不能免除侵權人的賠償責任。綜上,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構成工傷的,勞動者具有雙重主體身份—工傷事故中的受傷職工和人身侵權的受害人。基于雙重主體身份,勞動者有權向用人單位主張工傷保險賠償,同時還有權向侵權人主張人身損害賠償,即有權獲得雙重賠償。在這種情形下,用人單位和侵權人應當依法承擔各自所負的賠償責任,不因受傷職工(受害人)先行獲得一方賠償、實際損失已得到全部或部分補償而免除或減輕另一方的責任。

  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雖然被上訴人楊文偉獲得了其所在單位寶冶公司的工傷保險賠償,但并不因此而減免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寶二十冶公司作為本案事故的侵權行為人必須依法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寶二十冶公司上訴主張楊文偉已獲得工傷保險賠償,無權再向其要求侵權賠償,沒有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楊文偉作為工傷事故中的受傷職工和侵權行為的受害人,有權獲得雙重賠償,寶二十冶公司的侵權賠償責任并未因此而有所加重。

  根據瑞金醫院的診斷治療意見,被上訴人楊文偉需長期服用德巴金和彌凝片。一審法院判決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負擔楊文偉長期服用上述藥物的費用是合理的,寶二十冶公司不同意承擔該費用,并無法律和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本案工傷事故發生后,被上訴人楊文偉多次向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主張權利,楊文偉起訴時并未超出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故寶二十冶公司上訴稱本案起訴已超出訴訟時效并無事實依據,不予采信。

  綜上,上訴人寶二十冶公司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核定的賠償范圍和確定的賠償金額適當,應予維持。據此,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百五十三條***款第(一)項之規定,于2006年6月30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