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實時資訊

刑訊逼供何以愈演愈烈?

發布:liliping# 瀏覽:324次

2月10日凌晨,陜西丹鳳縣一名高二女學生彭莉娜在丹鳳縣城丹江邊遇害,當地警方展開拉網式調查。3月8日,警方認定的重大嫌疑人、一名19歲的高中生徐梗榮在接受審訊期間突然死亡,尸檢發現滿身傷痕。消息經媒體報道后,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3月16,丹鳳縣***局主管刑偵的紀委***王慶保被刑拘。(華商報)

    近年來,時有刑訊逼供的慘劇發生。一個19歲的鮮活生命就這樣輕易的夭折了,沒有經過審理,更沒有經過判決,這不能不讓人痛心,痛心生命的不被尊重,更痛心法律被執法者肆意踐踏!

    翻開我國刑法,我們注意到第247條有這樣的規定:司法工作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行刑訊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證人證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傷殘、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條(故意傷害罪)、第232條(故意殺人罪)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既然法律有明確的規定,而作為執法者的辦案人員不可能不知道,那為什么刑訊逼供還是經常發生并且愈演愈烈,甚***如馬滌明先生所說,已經成為家常便飯了呢?筆者認為,大致存在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命案必破的刑事政策。從科學的角度看,命案必破,根本就是違反自然規律的,命案與其他刑事案件一樣,它的偵破也是與案件的客觀情況相聯系的,對于罪犯反偵查能力較強或者偵破線索很少的案件,當然存在在短期內不能破案的可能。我們可以加大投入,增加警力,甚***調動一切部門為偵查機關服務,但并不因為我們作了這些努力,案件就一定會告破,案件可能由于其自身的特點,你投入再多,也破不了案。這時,如果強行規定一個期限,限期破案,否則就對辦案人或主管領導如何如何,那么,***抓替罪羊的事情就不是不可能出現的了。當然,發生了命案,可能會在當地產生很大的社會影響,作為一個地區領導,希望很快地能夠破案,懲治犯罪,同時緩解社會壓力,這個初衷是好的,但如果命案必破這個政策需要建立在法制的被破壞和冤案慘劇的發生之上的話,這個好心還是不要的好。

    其次,刑訊逼供行為隱蔽性強,不易被發覺。刑訊逼供一般發生在偵查機關的“審訊室”里面,這個地方不是隨便可以進入的,在中國大陸甚***是律師都不能進入的地方,因為***或檢察人員審訊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是不允許律師在場的。那么這個地方就成了辦案人員的私人空間,可以放開手腳,甚***為所欲為。除非造成了重傷、嚴重殘疾或死亡,不得不報告之外,刑訊逼供的行為沒人會知道,就算犯罪嫌疑人向律師反映了,大多也會因找不到證據無果而終。

    再次,破案率與獎懲掛鉤。雖然工作在一線,但偵查人員的薪水并不是很高,把破案率和獎懲掛鉤,就會促使有些人挺而走險,去做那些明知違法,明知可能會造成慘劇而仍去做的事情——刑訊逼供。破一個大案,會有一大批人得到提升,立功受獎。從另一個角度講,這其實并不是一件好事,那些默默無聞,雖然沒有破案但為案件的偵破工作作了大量工作的人沒有受獎的機會,心理會平衡嗎?看到別人通過刑訊逼供破案一樣立功受獎,下次,他在面對犯罪嫌疑人的時候還會心慈手軟嗎?

    第四,偵查人員辦案能力比較低,過分依賴口供破案。我不能說我們的偵查人員水平低,是我們缺乏對我們偵查人員的培訓和教育投入,是我們的辦案條件有限,經費有限。本來可以通過鑒定、檢驗完成的工作,沒有經費,沒有條件,只能通過口供突破。再有,我們歷來就有通過口供破案的傳統,這種方法省時省力。我們經常能從電視上看到這樣的畫面,不管是現代劇還是古裝片,讓犯人簽字畫押后,就代表破案了,大家皆大歡喜,立功的立功,受獎的受獎,苦了的,只有那些楊乃武和小白菜們。

    ***后,也是我認為***重要的一點,就是違法不糾。“有法可依,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糾”是我們對待刑訊逼供行為處理方式上的***好寫照。按照法律規定,刑訊逼供應該屬于行為犯,即只要行為人實施了刑訊逼供的行為,就構成了犯罪,而造成了傷亡的后果的,屬結果加重犯,按故意傷害和故意殺人罪從重處罰。可是,司法實踐中,刑訊逼供罪卻成了結果犯而不是行為犯。行為人實施了刑訊逼供的行為并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只有造成了重傷或者死亡,或者是造成了冤假錯案才會被追究責任。筆者認為,正是因為我們在執法上對刑訊逼供行為的一貫放縱,才造成了今天徐梗榮們慘劇的發生。

    法律制訂出來是要被遵守的,而作為執法者的偵查機關更應該模范地遵守,從我做起,嚴格要求。如果于人于已還是使用雙重標準來執行,那么,不但徐梗榮們的慘劇還會發生,更重要的是,會離我們黨以法治國的目標漸行漸遠了……(作者趙荔,來源中國刑事辯護網)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